您的位置 首页 经济

只有7家商店支付的商业利率高于美国巨头亚马逊

亚马逊(Amazon)在英国的商业费率账单,比仅7家独立商店的总费用还要少。

这家美国互联网巨头去年为其英国业务支付了6340万英镑。

这比今年7家支付最高利率的商店6530万英镑的账单还少,这引发了更多关于在线零售商是否支付了他们的公平份额的问题。

支付最高利率的商店包括位于伦敦市中心牛津街(Oxford Street)和邦德街(Bond Street)的商店,这些商店被约翰•刘易斯(John Lewis)、Marks & co .等公司占据斯宾塞和弗雷泽百货。

这些数字突显出,与在线零售商相比,商业街商店在销售额中所占的比例要高得多。

《每日邮报》反复强调了零售业的危机,这场危机有可能摧毁该国的许多城镇中心。

本报长期开展的“拯救我们的商业街”(Save Our High Streets)运动呼吁,在传统商店与其新的在线竞争对手之间建立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。

帮助创始人杰夫·贝佐斯成为世界首富的亚马逊去年的销售额达到88亿英镑。

费率是根据营业场所的价值计算的,因此对在线零售商有利,这些零售商将产品存放在通常房地产价值较低的大型外地仓库中。

本周,50家主要零售商要求对英国有害的商业利率体系进行紧急改革,以拯救商业大街。

River Island董事长克莱夫•刘易斯(Clive Lewis)说:“所有商业街企业都承受着高昂的房价负担,这不仅抑制了经济增长,也是导致商店关闭和全国城镇人口减少的主要原因。”

美国便利店协会(Association of Convenience Stores)首席执行长洛曼(James Lowman)说,商业费率体系需要“根本性的改变”。

最新的数据将增加财政大臣萨吉德•贾维德(Sajid Javid)采取行动的压力。

英国收入最高的单身公寓哈罗德百货公司每年支付1850万英镑的租金。

该公司董事总经理迈克尔•沃德(Michael Ward)说:“这个系统就是坏了。我的下一个要求是将我的利率账单减少一半以上,但这需要7年多的时间。

我们负担得起,但如果你是大街上的一家小店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你会看到英国的商业街正在消失。你必须处理好这件事。”

塞尔福里奇百货公司(Selfridges)的牛津街(Oxford Street)店以1740万英镑的年费位居第二,约翰•刘易斯(John Lewis)以1040万英镑的年费位居第三。牛津街的德本汉姆百货公司以540万英镑的年度账单排名第四,附近的玛莎百货公司以480万英镑的账单排名第二。

排名前25位的商店今年将总共支付1.206亿英镑,几乎是亚马逊的两倍。

商业税率预计将总共带来313亿英镑的税收。房地产咨询公司Altus Group的数据显示,在伦敦以外,支付最高房价的是超市和宜家(Ikea)。塞恩斯伯里位于雷丁的巴斯路,每年支付210万英镑,而埃克塞特外的宜家每年支付200万英镑。

米尔顿凯恩斯(Milton Keynes)的乐购(Tesco)和谢菲尔德(Sheffield)附近的宜家(Ikea)每年都要支付190万英镑的租金。

由英国零售商协会组织的一封致贾维德的信,也得到了博思、B&Q、Pret A Manger、格里格斯、冰岛、阿斯达和普里马克等公司老板的签名。

随着House of Fraser、德本汉姆百货(Debenhams)和HMV从管理中被拯救出来,家喻户晓的品牌在艰难的环境中苦苦挣扎。玛莎百货被迫关闭了100家门店。根据BRC和数据公司Springboard的数据,上个月有10.3%的商店空置。

评论

您的邮件地址不会公开显示.